?首页/国内楼市/正文

楼市“她时代”:“房子让我更独立”

2019-04-05 来源:法治周末
?
点击
?
评论

196704679.png

女性购房者越来越多,楼市凸现“她时代”。 视觉中国 ?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

结清了三月的房屋贷款后,魏玟舒了一口气。

2017年年初,工作了6年,有了一些存款的魏玟在父母的帮助下选定了一套小两居,提交了首付之后,便开启了她的“还贷之旅”。

“住进自己房子的那一刻,感觉终于在北京安家了。”魏玟的老家在河南省郑州市,十几年前,她考入了北京的一所大学,毕业后选择留在北京工作。

尽管买房前在北京已经生活了10年,但是魏玟一直觉着自己“犹如一只没根的浮萍”,前前后后搬家了4次,房东给的理由让她无法拒绝:房租要涨价、孩子要结婚、房价涨了要卖房折现……频繁的搬家令魏玟不胜其烦,这也是她买房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近日,贝壳找房发布了《2019年女性安居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,分析了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杭州等12个一二线城市的二手房交易数据,并对近千位18岁至50岁的女性群体,进行了购房方面的调研。

数据显示,整体而言,男性依然是购房主力人群,但单身女性购房者比例正在逐年增加,2018年达到2012年以来最高点,几乎“逼平”男性购房者。

女性买房人数猛增

据《报告》显示,2018年,女性购房者比例整体达到了近7年来的最高值46.7%。其中30岁以上大龄女青年购房者逐年增加,比例高于平均值。

在已购房的大龄女青年中,约45%的需要父母资助,同时,约29%的表示是独立购房的。

早上7点,黄婧的闹铃便将她叫醒,来不及清醒,她第一时间冲进厕所,一轮“洗漱大作战”后,黄婧迅速从厕所走出,因为下一位舍友已经在门外等候了。

黄婧的上班时间是早上9点半,从她租住的房子到公司只需要20分钟,但是她每天都是7点便起床洗漱,“因为要和合租的室友们‘抢’厕所”。

这个老旧的三室一厅住着6个人,客厅被中介隔断成为卧室,黄婧住在其中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卧室。虽然距离公司不远且房租不高,但是黄婧从未拿这里当家,“这里就像酒店,每天下班回来住一宿”。

外出打工的3年时间里,黄婧的父母从未来看过她,“这间房子实在太小了,我的东西都放不下,父母来了之后根本没有地方住”。黄婧也曾提过让父母住在附近的宾馆,但被心疼住宿费的父母拒绝了。

让黄婧下定决心买房的还有一件事。她的同事陈晨即将退休,非常热衷于给身边人介绍对象,近日,陈晨给她介绍了一位年龄相匹配的男性,对方有房有车,但是两人认识后,对方告知黄婧,希望她也可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陈晨也非常鼓励身边的婚前女性买房,原因在于单身女性对房子的认可和依赖性较强,在未找到另一半的情况下,房子不仅可以免去她们随时搬家的租房生活烦恼,还能带给她们安慰。找到另一半后,男女双方在较为平等的经济基础下,有助于婚姻的稳定。

黄婧目前已经相中一套性价比相对合适的房子,正在与房主商量价格。

《报告》还显示,单身女性年纪越长,越有购房意识。在30岁以上的单身大龄女性中,47.1%的人已经购房,其中全款购房者达到三成以上,有二套房的占比也达到了23.4%。

同样,女性购房者经济实力不容小觑。在北、上、广、深等一线城市买房的单身大龄女青年中,有31.5%选择全款,这一比例在二线城市更是高达35.7%。就价格区间而言,在总价300万元以内,30岁以下女青年占比高于大龄女青年;300万元区间以上,大龄女青年占比更高。

此外,两居室是女性购房的首选户型,但单身大龄女青年更偏向三居,30岁以下女青年则更偏向一居,刚需属性更明显。

同时,女性更注重房产的教育、交通配置。单身大龄女青年中有64.4%选择地铁房;36.6%把“学区”列为择房标准。

独立驱使女性买房

英国作家伍尔芙曾说:“女人的独立是从拥有自己的房间开始的。”张雅很同意这句话。

35岁的张雅只身一人在北京打拼,在朋友眼中,是事业有成的榜样:工作光鲜、收入不菲,但是在父母眼中,她没有在合适的年龄段结婚生子,是一名“大龄剩女”。

为了躲避回到老家后的“催婚浪潮”,张雅已经两年没回家了。尽管如此,每次和父母的通话中,催婚话题也是无可避免的。

这也正是张雅选择买房的原因。随着父母年龄的增加,对于女儿的婚姻问题更加关注,“他们总觉得我孤身一人,担心他们去世后我自己没有依靠”。

而张雅的家庭条件一般,在买房方面,只为她提供了20万元,其余的房款都是由张雅自己凑齐的。

“买了房子之后,我感觉催婚的声音减小了。”张雅说,“可能在老一辈看来,房子不仅是一个居住场所,同时也是一个可以依赖的实物。”

买了房子后,张雅在北京有了更强的安全感,“不用担心哪天被房东赶出去,也可以更加专注于事业发展”。也正是这套房子,让张雅更加坚定,自己不能因为催婚而随便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女性热衷买房的背后,有经济实力带来的底气。智联招聘发布的《2019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》显示,职场女性整体收入约为男性收入的76%。2019年男性整体月平均收入为9467元,女性为7245元。

此外,另一份数据显示,28岁至30岁女性购房比例最高,在此之前,女性在职场成长历练,随着事业攀升和经济实力的积累,她们会迅速决策买房。

对此,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,现代女性的经济收入在提高,收入能力、支付能力、自我的商业决策、投资理念在不断增强,所以购房比例会增加。

此外,严跃进表示,一些大龄单身女性买房是为了追求独立。从资产保值增值情况来讲,买房也是一个比较好的理财思路,在房价上涨的情况下来看,可以锁定购房成本。

不仅如此,近几年,我国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比重逐年提高。2016年,高等教育在校生中女研究生超过100万人,占全部研究生的比重首次超过一半,达50.6%,比2010年提高2.8个百分点;普通本专科女生1416万人,占52.5%,提高1.7个百分点。在高度发展的信息时代,使女性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,成为教育的受益者。

受教育程度的不断提高,使得女性的思想越来越具有独立性。接受了良好教育的中国女性在职场收入可观,不少女性有经济实力承担买房的费用。

曾有媒体评论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女性收入水平的上升,女性的婚姻观念正在发生改变。也越来越多的女性意识到“属于自己的房间”的重要性,其实是意识到了独立自主的重要性,是在追逐建立在“独立”基础上的幸福观和婚姻观。

“房子比婚姻更让人有安全感”

单亲妈妈高梅半年前终于走出了一场失败的婚姻。婚前,高梅用全部积蓄独立购买了一套小户型的一居室,婚后,这套房子一直处于出租状态。

恢复单身后,高梅将婚前的房子售出,添置了一部分钱后换了一个学区房,“和婚前相比,现在孩子的需求更加重要,学校、小区安全等都是我要考虑的因素”。

“房子让我更独立。”高梅对现在的房子很满意,既能满足孩子的需求,自己上班的距离也不是很远,陪伴孩子的时间很充裕,“有房就有了底气,我可以告别过去,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开始。”

据统计,2018年全国结婚率仅有7.2‰,为2013年以来的最低值。我国的结婚率自2014年开始下降,与之相对应的是持续走高的离婚率,从2012年中国离婚率突破2‰,到2016年突破3‰,再到2017年升至3.2‰。

在传统的婚姻观念中,房子对婚姻的作用重大。面对日益增长的离婚率,女性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加。

首付、月供、离婚后的财产分配等都是女性在婚姻中必须面对和考虑的问题,于是就有不少单身大龄女青年认为,“房子比婚姻更让人有安全感”。她们认为,与恋爱相比,房子既能改善生活质量,又是一种投资。且自己有一房傍身,哪怕对象没房也不用担心爱情被现实打败。

严跃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女性买房数量提升的背后,体现出了社会文化的变化。在过去,买房是为了结婚,但现在,购房体现了女性更好的独立一面,而不是像过去一样,依附于男性。“女性独立的心态在增强,从购房方面来讲,对于男性的依赖程度在降低。”

有媒体评论,更多单身女性出手买房事实上也预示着整个社会又向“男女平等”上迈出了一小步,男女平等,是指男女两性在婚姻家庭关系中,享有同等的权利,负担同等的义务。


?网友参与评论?
?
条评论
?表情
点击加载更多
返回顶部